Photos : Johnny Liu

溫哥華島東面,Qualicum Bay以北的Fanny Bay是養貝殻類海產的天堂,每次遊溫哥華島都會特別在Fanny Bay稍作勾留,只為到海產養殖場的小賣點現買海鮮,其中以生蠔和肉蟹最為肥美。

今年,Fanny Bay養殖場在溫市中心開了Fanny Bay Oyster Bar,顧客可以在此堂食當日直接從島上運來的海鮮,亦有水產外帶,想要一嘗tide to table新鮮滋味,已不必跑溫哥華島了。

Fanny Bay Oyster Bar所在位置甚佳,除了市中心上班饕客之外,由於位近體育館,有什麼球賽舉行都會吸納一大班球迷,球賽前來個3-6pm Buck a Shuck時段,Fanny Bay生蠔每隻只售$1;9pm至關門的Night Tide時段,20隻Fanny Bay生蠔每盤$20,如此吸引人的價錢和高質量,難怪開業不到半年已備受捧場。

Fanny Bay Oyster Bar不走高級豪華路線,門前放了個浮桶來標示賣的正是海鮮,入門口以蠔殻作為裝飾,讓人聯想到在溫哥華島養殖場內堆得老高的蠔殻小山。

酒吧前的座位應該最吸睛,是因你可以一面大啖生蠔,一面欣賞手起刀落的起蠔殻高手的利索身影。更可以和高手「侃大山」,請他詳細介紹店內生蠔品種和滋味。

這裹raw bar生蠔約有十款,Fanny Bay、Golden Mantle、Royal Miyagi、Mattaki、Kusshi全是本地薑,而Kumamoto、Shigoku、Olympia、Grand Cru、Totten Virginca則是華盛頓州出品,每隻價位由$2.85-3.5。啖生蠔的最佳時間由十月至翌年五月,因為秋收蠔隻飽滿肉豐之故也。

最細小也最甜美的是我的最愛Kusshi品種,這小小生物是用一種較為特殊的養殖法來飼養,把小蠔放在懸浮在深海中的網狀托盤內,一任海流沖刷翻動,使得蠔身慢慢形成深杯,故揭開了蠔蓋,看到的蠔肉雖然細小,但實質蠔杯很深,蠔肉甚為厚身,把這小口的蠔肉吸啜入口,最先品嘗到是海水鹹鮮,咬之甜味滲出,最後還有少許果味,質感脆滑;和Kumamoto一樣,因為生長較慢而收成較遲,但甜度和濃味亦因之而較甚。另一也是挺袖珍體型的是Mattaki,放在懸浮的籠內飼養近於水面,亦是甜美物兒。

體碩的大型蠔卻是另一種食法,Fanny Bay養於灘岸,觀乎其外殻有甚多附生的籐壺可知;蠔肉質感較為creamy,除鹹和甜味依次出現之外,金屬味亦是此蠔的味道特色。

除了檸檬和辣根,餐廳亦為嗜蠔客準備了三種醬汁,shallot apple cider配較甜味的Kumamoto、Kusshi等; watermelon lime chili在先入口的西瓜味之外還稍帶微辣;體型細小的Olympia和最大的Totten Virginca均為東岸蠔種,可以較辣的mango habenero醬汁配味。

然而我把以上種種醬汁和配料以至檸汁均省掉了,我更喜先呷生蠔上的少許汁水,讓口腔內充滿了海水微鹹,再細嚼蠔肉,品嘗那軟體內的天然甜及其他細緻味韻。

除了中餐和日餐,本地西餐廳供應象拔蚌的,好像只有Fanny Bay Oyster Bar了。這裹geoduck($18)是以刺身形式配以西式醬汁和伴碟。

只見總廚在海鮮缸裹找來象拔蚌,先剥殻起肉,褪去內臟後汆入滾水中七八秒,瞬即離火入冰,好讓蚌肉的外膜容易褪去,洗淨抹乾便可以快刀斜切成薄片。

伴碟是先以香檳醃味的compressed watermelon,另以泡薑、辣根等味道炮製成醬汁和泡沫,現切象拔蚌當然鮮且甜,故實在不需太多配汁或配料,相對來說我會覺得醬汁的味道濃稠了些,有點兒蓋去了象拔蚌的甜味。

Salish mussels & Manila clams($17)是我認為的招牌菜之一,由於青口和肉蜆也是秋收最佳,由八月到十一月,青口肉肥質爽,讓這道菜式已佔了先天上的優勢。

記得今夏在Puget Sound、Penn Cove吃青口已覺肥美質優,但相比這肥腴得好像要爆殻而出的Salish mussel,實有更有很大的滿足感。這道菜另一優點是汁液不會太搶味,白酒、洋蔥、細香蔥、刁草等有佐味之功而不掩青口之甜。配以炸薯條或薯片是傳統法式或比利時食法,然而炸薯片口感極硬並炸得太焦,需得在汁液中泡上好一會才可咬嚼; 雖說是可吸飽白酒洋蔥加青口流出的鮮汁,但始終覺得口感較不討好。

Scallops & pork belly($17)和jumbo chipotle prawns($16)兩款主食據云也是總廚的心水之作。總廚喜以apple cider來烹調配味,豬腩肉事先以apple cider醃味和烹燉一天至軟腍入味,然後來和帶子相配。這帶子看來好像煎得焦黃,但內中原來是刺身般地生,故口感是外層極脆而內裹極生,相信是以高溫爐火極速炙之的效果。配汁由燉豬腩肉的原汁apple cider pork jus及薄荷味的minted pea puree擔任。

Jumbo chipotle prawns我只嫌其過味,珍寶大蝦被辣味蓋過了鮮甜,相當可惜。

在餐單中新登場的還有一款鮮拆蟹肉配炸芝士球,上面再加一撮芝麻菜。此間炸物好像總是過了火,色相較為焦黑,掰開炸芝士球,半溶芝士流出,和著上面的蟹肉而啖,但我覺得以蟹肉之清和brix cheese相配,在味道和質感上都有點怪怪的。

S’mores cheesecake($7.5)口感相當另類。相信去過露營玩過營火的朋友都曾玩過燒棉花糖夾脆餅的s’more玩意,烘焙師大槪亦由此而得到靈感,此黑巧克力芝士餅質感較為硬身,底層為gram cracker crust,而鋪在上面的溶開棉花糖層則煙韌軟綿,並以
berry compote為黑巧克力配味。

離座時人潮漸多,相信他們都為那from tide to table的新鮮生蠔而來的吧。

必點菜式: 是日生蠔、Salish mussels & Manila clams。

Fanny Bay Oyster Bar & Shellfish Bar
762 Cambie St., Vancouver
778-379-9510
www.fannybayoysters.com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