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bal Grill Steaks & Satay
1079 Mainland Street,
Yaletown, Vancouver
604-602-0835
www.glowbalgrill.com


我不算是紅肉擁躉,但每當我知道,某一家餐廳備有過千度高溫燒烤爐設備的時候,毫不猶疑地,我一定會點叫牛扒。因為肯購置這種超高溫燒爐的餐廳並不普遍,但凡添置了的,必然是以牛扒為主打,必然有 aging 靚牛肉。
請想像一下,當陳化了的鬆軟無渣靚牛肉,一入高溫爐中,立即被熱力上下封住了肉塊表層,內裏肉汁亦因而保留下來,短時間燒烤的效果,必然是一塊香噴噴脂香滿溢外層焦脆內裡肉汁豐盈的靚牛扒!何況,當我知道耶魯鎮的 Glowbal Grill 一改舊貌,以燒烤掛帥,添了 1,700 度高溫爐,而且供應和牛!那陣驚喜和按捺不住,是一如顛婆子購物狂遇上當季名牌流行品一折大傾銷!



久違了的 Glowbal Grill 的確有新面貌,40 呎長 bar table 前總是擠滿人,後方開放廚房前放置了個玻璃肉櫃,掛滿了有待陳化的一條條 ribeye、striploin、tenderloin,暖暖的淡紅燈光映照下實在誘人;一有 order,大廚便會在肉櫃中取出已陳化好的肉扒,切好,添海鹽加黑椒,即便放入高溫爐中去也,儼然現場表演的「肉」感 show,當然引得人食指大動。



總廚 Eric Heck 站在作為陳化牛肉的玻璃櫃前

細看 Glowbal Grill 餐牌,不得不佩服大廚的全面關顧,真所謂平有平消費,貴有貴浪費,三、四十元一客串燒,已可作為份量精緻的頭盤,十數元一客意大利粉加上和牛肉丸一樣吃得人津津有味。消費得起的,來一客 $18.5 一安士的澳洲和牛者亦大有人在。這一點,溫市其他高級扒房就沒有這種彈性選擇了。
也許餓紅肉久矣,我和女兒甫坐下來,見到餐牌中和牛一項,大家即便打打暗號,小姑娘二話不說,要了 $18.5 一安士的 Wagyu,即澳洲和牛,還有最有名的水牛芝士 Burrata 作頭盤。既如此,我也不便和她爭著點叫和牛,反正 Satay 一項也可選擇 Wagyu Chuck,此外,Steak Tartare 也是我很久沒吃的頭盤,何妨一試。牛肉叫太多了,我的主菜選擇為 Australian Rack of Lamb。原因?也是因為餐廳的高溫燒烤爐炮製肉食特別香口。因是之故,西海岸海鮮在今回的餐桌上只好退下舞台。



菜還未來,相熟的大廚先送來 Amuse Bouche,今回是 Short Rib 配薯茸,short rib 燉得爛熟軟稔,味道亦調配恰當,甚有「媽媽煮」的況味。



Wagyu Chuck ($9.25)
有兩片和牛頸頰肉,可惜肉連著些許筋部,分量約是半安士,加上海鹽燒就。所有串燒都會另配兩項調味醬,一為中式芥末,另一為泰式 ginger white soya。此串燒為最貴的一項,其他最便宜價錢的 $2.9 有 Short Rib、Kobe Meatball 及 Coconut Chicken,幾乎可以不用另叫頭盤,只以串燒來作開胃前菜了。



Steak Tartare ($18.5)
韃靼生牛肉原來有約 5 安士,分量不少,選用最嫩滑的 prime beef tenderloin,配生雞蛋、capers、橄欖油、海鹽、胡椒、酒等調勻,襯 focaccia crisp 而啖。吃罷,我已笑問女兒,到底我們還能把 8 安士和牛及羊架輕鬆解決嗎?何況還有她的頂級芝士頭盤 Burrata。



Burrata ($16.5)
水牛芝士最要吃新鮮,而且手工製作,若從意大利運來,需時較久,唯恐芝士中的水份流失,破壞口感。Glowbal 集團找到美國加州作坊,輪候了兩年才得到供應,故 Burrata 入口即可吃到芝士中水份充盈及一層疊一層的有趣質感,與及份外細滑的特質。配料為烤番茄及意式紫蘇醬 pesto,紫蘇的濃濃香草味,為 Burrata 芝士提味不少。



Wagyu (每安士 $18.5)
日本神戶和牛雖然馳名,但已不准出口,幸好神戶牛種已在美國澳洲等地落戶生根,然後依循在日本飼養的特別方法來養殖,所以我等老饕仍然有口福。
此 Wagyu 是取 ribeye 部份,除了有平均分布的牛脂外,沿牛扒部分亦有筋位,誠為美中不足之處,但肉及脂則入口無渣,柔滑甚,一如吃著一塊充滿牛味的軟牛油。
其實我和女兒都是「眼闊肚窄」之流,兩個人吃他 6 安士已亦差不多飽,今回放量開懷,竟把 8 安士吃就,當然頻呼飽飽,因此,待得我的羊架上桌時,大家都嚇了一跳。



Australian Rack of Lamb ($36.5)
此羊架比我們在超市見的紐西蘭羊架大得多了,令我聯想起本地鹽泉島的肥美羊架。一大排羊架兩、三條骨厚切,燒得剛好是漂漂亮亮的 medium rare,勉力吃了兩三塊已是無能為力,看倌,還得留位來吃甜品啊。
此間吃主菜,除了配少許青蔬外,還可外加各種 side dish,如薯茸、磨菇、菠菜、蘆筍甚至 risotto 或 poutine 或 king crab,對大胃王來說,真是對上胃口。



Chocolate Balley’s Bread Pudding Creme Brulee Shooters
前者價目 $8,大大份的麵包布甸上滿是拖肥脆糖,及淋上表面的 Bailey’s Creme Anglaise,我一面吃,一面擔心算計下來連這星期的卡路里都超標了 (其實吃完頭盤已經超標!),這 Creme Brulee 也別出一格,加入濃酒,幾乎是不必茶不必咖啡,讓你以 Creme Broulee 的酒香來配甜品。



左圖﹕飯後在Afterglow且來一杯,人生一樂也。
右圖﹕Afterglow的雲石吧桌被燈光映照成美麗的圖案。

飲飽食醉,不如歸去,斯時正是耶魯鎮不夜天的燈紅酒綠時,Glowbal 餐廳前的 bar table 坐滿了人,餐廳後方的小酒吧間 Afterglow 也開始聚集人群,餐區更不用說地旺場。走在 Mainland Street 上,卻見不少餐廳冷冷清清淒淒慘慘??地慘淡經營,可見營商之道,千變萬化,Glowbal 的成功,自有其因。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