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對全世界的人來說,是真真正正的命運共同體,無論是富或貧,抑或是賢是愚,大家面對疫情都好像是面對突然而來的海嘯巨浪打來,人人措手不及,不知如何避險。在無可奈何宅居避疫的日子裡,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2020年慶幸自己依然健在的我,解憂杜康是意大利精品酒莊百合莊園(Casale del Giglio)的佳釀。

Casale del Giglio一直以細膩精緻的釀酒工藝而為酒客稱道。試想一下,在「生意贃錢大過天」的大前提下,有哪幾家酒莊是願意在從未種植過葡萄的地界作開荒牛,而且從不打算以量產來爭取最大盈利的呢?這還不算,由開荒牛至卓有成果而至精釀酒品被群眾受落酒評家青睞的種種辛勞,似乎成了一齣勵志而感人的戲碼。

Casale del Giglio的故事,得從他們的試植葡萄計劃說起。

酒莊所在之境,是距羅馬之南50公里的Agro Pontino Valley,為意大利「皮靴子」的中部地區。這裡屬於亞平寧山脈分支,位近Latino的谷地。

1967年,當羅馬的葡萄酒商人Berardino Santarelli首度涉足Agro Pontino Valley時,見到該區和意大利的其他葡萄酒產區大有不同,那裡雖是土壤肥沃又有海風吹拂,然而夏天氣候懊熱非常,因而在葡萄栽培方面完全未被開發。這種情況激發了他的開拓精神,他看準了山谷土地的潛力,並意識到由於位處丘陵和海洋之間的地理位置,有特定的氣候和風土的保證,為該地區提供了一個獨特的環境,可以嘗試從未有過的試驗。1985年,他在Lazio地區農業部啟動了研究和開發項目。

當Berardino和兒子Antonio開始釀酒之夢時,他們立志打破傳統,和葡萄種植專家和大學教授合作科研項目,亦引來不少研究人員以此課題為研究對象,看看到底這裡能否成為意大利酒區的明日之星。Santarelli家族在莊園栽種了近60種不同的葡萄,然後找出最適合當地風土和在非常乾熱天氣下都能生長的品種,並和同樣受海洋性氣候影響的世界其他產酒區作比對。

皇天不負苦心人,他們栽種的葡萄都冒出了芽梢,成功生長。如今,Casale del Giglio的葡萄有些來自當地的原生品種,如Bellone和Cesanese,其他的則來自法國的葡萄品種。事實證明這些「外來客」都適應了這裡溫暖的海洋性氣候,除了像霞多麗(Chardonnay)、長相思(Sauvignon Blanc)、梅鹿(Merlot)和西拉(Syrah)這些常見品種之外,還有一些非常成功的驚喜,例如小曼森(Petit Manseng)、維奧尼(Viognier)、滕普拉尼洛(Tempranillo)、小維多(Petit Verdot) 等,都先後在他們的葡萄園裡紮根萌芽。

這些葡萄皆被釀酒師Paolo Tiefenthaler一一著意釀製成精緻酒品。目前,酒莊提供23種產品,計有9款白葡萄酒、8款種红葡萄酒、1款rosé、1款late harvest、3款grappas和特級初榨橄欖油。

Casale del Giglio的許多葡萄酒都獲得了國際獎項和酒評人讚譽,例如Bellone和Cesanese均獲得Decanter World Wine Awards銅獎; ‘Anthium’ Bellone獲得Selections Mondiales des Vins Canada銀獎。James Suckling對 ‘Anthium’ Bellone評分為92/100; Faro della Guardia對Biancolella di Ponza評分為 91/100等等。

在酒莊的系列酒品中,今次我品嘗了六支紅白佳釀。雖然今年人們以往的生活常態和習慣突然被疫情打亂了,但自然界的節奏卻沒受到影響,得益於當地異常溫暖的春天,使得藤蔓茂盛,新芽茁壯,為劉伶客的杯中物做好了一切準備,迎來豐盛。

2019年5月的連場大雨,為該區的炎夏提供了極佳的儲水量,而9月涼爽無雨的晴天和持續輕柔的海風,又有利於葡萄不用過早收採,故而使得果粒達至完全成熟,豐滿健康,特別是Bellone、Syrah和Cesanese的成果最為出眾。

得益於以上這些有利條件,Bellone葡萄能夠完美地成熟,這些金葡萄使成酒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得更為新鮮、更有果味和更多花香。同時糖分的完美濃度和明顯的酸度有助於突出了葡萄酒的明顯礦物質味。

圖左的 ‘Antium’ Bellone Lazio IGT, 2019顯示出比平常更深的酒色和表現出極好的成熟度。加上果味、花香、良好酒體和令人愉悅的礦物質味,使這款葡萄酒真正體現了當地風土和夏日的陽光,呈現豐富成熟的熱帶水果如芒果和木瓜的香氣和香料氣息。

至於圖右深黃色帶金閃酒色的Bellone Lazio IGT, 2019也是讓人聯想到陽光和成熟的熱帶水果香,酸度精心平衡,口感豐郁,回味悠長,帶有淡淡的花香和辛辣感。

Biancolella是意大利Campania地區土生土長的葡萄品種,在十八世紀波旁王朝時引入。Lazio地區的葡萄僅在Ponza Island上種植,葡萄生長在陡峭的海崖下部,被氣勢磅礡的Il Faro della Guardia燈塔所覆蓋。

Biancolella釀造過程是採用傳統釀製白酒的方法,首先是輕壓葡萄取汁,然後讓其在20°C的溫度下自然發酵。裝瓶前在酒糟上熟成約7-8個月。

淡黃帶綠酒色的 ‘Faro della Guardia’ Biancolella Lazio IGT, 2019有強烈的山楂花(hawthorn)清香和成熟桃子及鮮杏的香氣。口感柔和清鮮,有餘味悠長的水果甜和淡淡的柑橘味,適合長時間瓶裝陳釀。

Cesanese是晚熟的葡萄品種,適合後期採收。由於葡萄園位於相對較高的山坡上,因此直到10月下旬,工作人員才開始採摘收成。晚熟品種通常可以保證葡萄酒的陳年能力。

Cesanese釀製是在18-20°C下自然發酵約20天,然後把葡萄皮再浸上十至十二天以提取更多單寧。深寶石紅酒色的Cesanese Lazio IGT, 2018有強烈的marasca櫻桃香氣,其次是白胡椒、黑胡椒的辛辣味,口感柔軟,單寧和酸度持久。

Mater Matuta是意大利古代黎明女神的名字,也是生育和出生的保護者。

圖左的 ‘Mater Matuta’ Lazio IGT, 2016是由85%的Syrah和15%的Petit Verdot混釀。兩種紅葡萄都在完全成熟時才採摘,並以不同方式各自釀造,在橡木桶中放置二年後,再將葡萄酒混合再放置一年。

酒體飽滿的Petit Verdot賦予了 ‘Mater Matuta’持久的陳年潛力,而Syrah則具有複雜的性格,其單寧柔順,黑櫻桃和香料的濃郁香氣彰顯了這一特點。

濃濃紅寶石酒色的 ‘Mater Matuta’ Lazio IGT, 2016在聞香和口感上均表現了傑出的特性,散發出咖啡豆、熟透黑櫻桃、番芫香菜、肉荳蔻和肉桂的香氣。口感柔滑誘人,但完美的單寧酸和令人愉悅的澀味完美支撐,帶來持久的餘韻。

圖右的 ‘Matidia’ Cesanese Lazio IGT, 2017這款紅酒,富含特有的辛辣、果味和芬芳,但同時又增添了紅色水果香氣,口感甜美。酒莊視 ‘Matidia’為旗艦作:精緻而優雅的表達,同時兼具穩定性和持久。因此,釀酒師像釀製黑比諾一樣,用大約20-25%的葡萄進行冷發酵前的浸漬。這確保了良好的單寧,並在隨後的木桶窖藏中發展良好,從而釀造出優雅醇厚,香濃又和諧的雋品。

深寶石紅色的 ‘Matidia’清新細膩,單寧醇和,散發出桃子和成熟的水果香氣及細膩氣息。

更多Casale del Giglio資料,可瀏覽:www.casaledelgiglio.it。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