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中菜,配紅配白配茅台咱也曾試過,唯獨是未試過邊品干邑邊吃鮑魚。然為 Hennessy 家族第八代傳人 Maurice-Richard Hennessy 到訪溫哥華而特設的 Hennessy Paradis Imperial Dinner,卻是有緣得見。由於了解到華裔對干邑情有獨鐘,故主辦方特別選了中菜配干邑,席設海港大酒家。

只有產自法國 Cognac 地區的白蘭地才可以干邑為名,多重蒸餾,世代窖藏,使得此酴醪兼有烈酒的濃醇辛辣及果酒的爛漫芳香。在干邑世界中,軒尼斯 (Hennessy) 是龍頭大哥,挾二百餘年基業,承傳八世代,樹立了干邑品質的最高楷模。

Hennessy Paradis Imperial Dinner 晚宴,以 Hennessy XO 來為首兩道冷盤 ﹕燒乳豬併海蜇 (Roast BC Suckling Pigand Jellyfish) 及象拔蚌刺身 (Canadian Geoduck Clam Sashimi) 配對。之後的八道豐盛佳肴,則全以 Paradis Imperial Hennessy 作配。

Paradis Imperial Hennessy 此皇室御釀,起源於前俄國皇后為兒子沙皇亞歷大帝訂製的一款軒尼斯干邑,現今調酒師根據當年配方,採用 19 世紀及 20 世紀的陳年干邑勾兌調配,此皇室御釀並以高級水晶瓶典藏,在加國售價約為二千多加元。此佳釀聞香已感醇和,入口那帶檸香橙香及果仁香的芬芳非常討好,酒味豐饒嫵媚,含蓄圓潤。

剛好有機會和軒尼斯第八代掌門人 Maurice-Richard Hennessy 共席,當然不放過機會問他心目中是啥菜系最能和軒尼斯干邑調合?干邑來自法國,是否本家菜系最能搭配?

老先生卻認為亞洲菜系特別是較為油膩的菜最為適合。這點我非常同意,因為是夜菜式,大部分是以此沙皇御釀作主要配酒,如干邑鮮人參燉水鴨 (Double-boiled Fraser Valley Duck with BC Ginseng and Cognac Soup)、生炸妙齡鴿 (Deep-fried Fraser Valley Tender Squab)、豉油皇煎游水卑詩斑點蝦 (Pan-fried BC Spot Prawn with Soy Sauce)、 干邑香草焗東岸龍蝦 (Sauteed East Coast Lobster with Herbs and Cognac)。

晚宴重頭戲為三頭澳洲青邊鮑 (Braised 1/3 Pround Whole Australia Greenlip Abalone ) 。

最後兩個熱葷為 XO 醬爆炒象拔蚌 (Sauteed Canadian Geoduck Clam with XO Sauce)、 乾燒真菌炒阿省牛柳粒 (Dry Stir-fried Assorted Mushroom and Vegetable with Alberta Beef Tenderlion)。

我覺得其中太濃太搶的菜式和口味,如人參味、XO 醬味、鮑汁等都太搶味,反而和乳鴿、牛油炒香龍蝦等油份較重的菜式較為搭配。

最後,全晚的戲肉來了。在本地售價超過四千大元而且暫無現貨想買也只列入 waiting list 的 Richard Hennessy,由數種陳釀勾兌,其中有超過百多年的陳釀,味道沉雄深邃,以專屬廣腹窄口鬱金香杯盛之,琥珀為色,馥郁為香,入口醇厚細膩,餘韻在口腔內留存很長時間,所以,配純味黑巧克力或什麼都不必配對,光細意品嘗此佳韻更佳。

當然,如果你在家中,飯後酒一杯,對著火爐細品則更妙。是夜,在美妙的微醺中渡過,酣睡到天明。

更多資料,可瀏覽 ﹕www.hennessy.com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