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喜逢豬年,親友相聚少不了吃吃年菜,而且為今年應景添喜氣,估計你的年夜飯菜單總少不了什麼梅菜扣肉、東坡肉、燉肘子、紅燒肉、回鍋肉、蜜汁火方、醬蹄、橫財就手等式式豬肉菜品了吧?想想就有點膩人了。何不學我和好友一樣,約在The Flying Pig踫面,旣應了豬年吉祥的意景,又有不一樣滋味豬肉的選擇。

為啥The Flying Pig餐廳用了飛天小豬這可愛的店名無從得知。正如周星馳的名句「沒有夢想和鹹魚有什麼分別」一樣,四腳著地的豬兒夢想會飛,這有點兒像讓異想天開的事夢想成真了,並把放飛的心不斷地放得更高更遠,反正愛夢想的小豬豬這回真的在The Flying Pig的招牌上飛翔了。這飛天小豬不止在溫哥華落戶,在Yaletown、Gastown、Olympic Village以至溫哥華島Victoria也有小豬豬的踪跡,相信這也是餐廳主事者的夢想一步步地實現了吧。

我喜歡到耶魯鎮的The Flying Pig,因為中型的餐房要是坐滿了人也不顯喧鬧反而有些兒熱絡和暖意,在柔和燈影下溫馨舒適,更重要的是沒有振耳欲聾的音樂聲讓你坐也坐不住。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這裡有兩三樣菜式是咱最愛吃的,如炸抱子甘藍、pork rack等。

溫哥華真不愧是多元文化之都,市內已有不少慶祝中國農曆新年到臨的活動,各大商家也覷準了這個做生意的商機,連The Flying Pig也早在金豬年節到來前特別推出了應節的雞尾酒The Dark 88,以Dark & Stormy雞尾酒為靈感,採用Captains Morgan Dark Rum為基酒,加了Chinese 5 spice,而且有椰子水、青檸水和薑啤調味,杯口再沾上椰子碎,五香佐味特別是八角在雞尾酒中成為獨特的提味效果;有趣的是居然售價為$10.88,完全摸準了中國人在年節時趨吉利愛好兆頭的心理。

The Flying Pig是由兩位對廚藝有無限熱誠的廚師John Crook和Erik Heck的結晶。兩人曾在Glowbal Grill共事,之後的合作無間讓彼此都有了出外闖天下的共識,The Flying Pig就是這兩人把夢想變成現實的明證。

現時為四家The Flying Pig設計餐單、領導廚師團隊及主理廚房事務的kitchen operation manager是 Robert Dew, 他曾在多倫多Wayne Gretzkys Restaurant工作,有廿多年廚藝經驗,他著意要打造的餐單,是採用本地優質食材來炮製口味實在而配搭有創意的美食。

Bone marrow cheezy bread是咱們愛吃但吃了又有罪惡感的美食,因為這全然是充滿了牛脂香且絕對有膽固醇和脂肪的前菜,不過逢年過節偶一為之,加上又是兩個人分著來吃,今回何妨破破戒。

把牛的大骨開半,在高火下烤焗約廿分鐘左右,熱力讓脛骨中間的骨髓呈凝膠狀,由於內中含有非常多的礦物質如鎂、磷、鈣等,也有豐富的膠原蛋白,因而除了會把油脂也一併吃下肚之外,其實吃骨髓是很有補益的。為了加添焦香和顏色,在焗爐中取出後可在明火上再炙燒片刻,酌加黑椒海鹽佐味。

Bone marrow容易炮製,而伴碟的cheezy bread則較用心思。把三種乳酪和蒜茸黃油混搭成為法式麵包上的塗層,有的乳酪取其香味,有的乳酪取其可以呈拉絲狀的柔靱口感,焗至香脆再塗上以骨髓混入黃油中製成的bone marrow butter,香酥惹味得你忍不住吃了又吃。再用小湯匙把骨頭間流質的骨髓取出塗在cheezy bread上,雖然加了一把芝蔴菜也解不了膩。兩個饞嘴又怕胖的吃貨,大抵就是咱們的寫照了。

Wild seafood pappardelle有貽貝、肥蜆、蝦仁、魚肉等在為意大利寬條麵pappardelle添枝加葉,加了帶微辣的粉紅酒醬汁spicy rosé sauce,適度的辣意足以把麵條、海鮮提味及剛才吃骨髓的飽感都一併消清。

好友和我心意相通,點叫了這個maple & mustard crusted pork rack來賀豬年。

The Flying Pig店名和豬有關,當然要有一兩道出名的豬肉菜式,這pork rack正是店裡的招牌菜。一個主菜兩款味道,除了有一大塊pork rack外,還加了一盤配菜pulled pork poutine,味道滋美份量足,以定價只為廿九元的價錢,性價比相當高。

除了西班牙黑毛豬外,我很少有機會在西餐廳裡吃到好吃的豬肉菜式,因為他們大多把豬排煎焗得過了火,口感又乾又柴。這式採用了本省菲沙河谷Gelderman Farm的pork rack卻是個例外,相信這和食材質量及烹調手法都大有關連。主廚每天會取一大塊連著豬骨的整塊pork rack先以楓樹糖漿和芥末醃味,入焗爐中燒上四十分鐘左右備用。有客人點叫才在pork rack上厚切一塊出來,在燒爐上稍加燒炙,為外層添上炭香和焦脆顏色。豬肉吃來口感有點兒脆脆的,要是你遇上了剛好是pork rack中間部位的就更是嫩滑無渣,肉汁豐盈了。

西式的豬肉配菜總少不了蘋果,但這道菜的蘋果則來得含蓄低調而有變化,因為用了cider apple reduction作為醬汁,蘋果醋的酸酸甜甜很討人喜歡,此外又有培根粒和燒汁提供的鹹鮮之味,增色不少。

Poutine這在薯條上加乳酪和gravy肉汁的小吃,由魁北克發展至北美西餐館必備,成了很有代表性的加拿大國吃之一;pulled pork這種美國南部的慢煮菜式,如今也是美加的快餐小吃主角之一,兩者合而為一,在炸薯條上加了手撕豬肩肉及肉汁再滿鋪乳酪入焗爐烤至金黃色,就成了maple & mustard crusted pork rack那紅花必有緑葉的襯托。

論味道當然是pork rack取勝,但慢慢吃著poutine,悠悠然地把乳酪長長地拉絲,挑幾撮豬肩肉和著來吃著,再配以富中國風味的雞尾酒The Dark 88,和好友天南地北說往論今,又是挺舒服挺爽心的事。若然你沒點叫主菜maple & mustard crusted pork rack,也可單點這pulled pork poutine來解饞。

吃西餐有時未免覺得所配的素食不足夠,我愛點叫這兒的side dish如crispy brussels sprouts、bacon cauliflower casserole等。

抱子甘藍菜是我自家煮時零成功的菜式,總是煮得帶點苦澀味,加了水煮軟之後那口感更是軟巴巴怪難吃的,所以我愛在出外吃飯時點叫這菜式。這裡是把抱子甘藍先炸後爆炒,爆炒材料有capers、蒜粒,還有檸檬汁和辣味調配,在熱熱上碟時灑以帕瑪乳酪(parmesan cheese)。入口是香脆微鹹微辣等變化,讓人非常開胃。

儘管我們吃得飽飽的,但依然抵受不了甜品的誘惑,要了一客vanilla chocolate cake。香草蛋糕被chocolate icing一層層地分隔了,看著漂亮吃著高興,蛋糕的質感很是鬆軟柔滑,chocolate icing味道比較甜,口感也比較稠,幸有澆上的微酸紅莓果醬raspberry coulis來平衡。

享受了這頓心滿意足的飛天豬美食,祝願你我都能豐衣足食過大年。

The Flying Pig
1168 Hamilton St.,Vancouver
604-568-1344
www.theflyingpig.com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