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酒國舊世界而言,風土 (terrior) 及年份 (vintage) 都是兩項重要環節,而相同風土孕育的食材及烹調方法,不用說,更是 wine pairing 的最佳配搭,之所以,今年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Wine Festival,特別為法國西南 Madiran 的 Brumont 酒莊為媒作配,選了溫哥華 Les Faux Bourgeois 作酒肴配,名為 ‘Vive La Vie’。

Brumont 的酒向以其精緻釀酒風格及酒質格調被稱為 bistro wine,Les Faux Bourgeois 的烹調及餐單,多以「媽媽煮」式的 comfort food 為主,是典型的法式 bistro,兩者淵源有自,相配絕非偶然。

四道菜晚餐配七款美酒,先以 canapes 為來賓開胃,Steelhead Tartare 加在法式長麵包上,配以 Gascogne Gros Manseng Sauvignon, 2012。

Gros Manseng 葡萄帶花香及 Sauvignon 葡萄的橘檸芬香,混搭成很討好也適宜作為開胃酒的任務。

第一道菜 Beet Carpaccio,以本地黃、紅雙色紅菜頭本身的甜美,加上西洋菜的鮮澀、羊酪的糯香,調以 creme fraiche 後諸味調和中又帶本味,是一道簡單而精緻,不事周章不作修飾而本味天然的頭盤。

配對的 2009 年白酒 Chateau Montus Blanc 可精采了。由 Petit Courbu 葡萄給予的絲滑口感及些微花香,配以 Petit Manseng 葡萄的礦物味,使這瓶 Chateau Montus Blanc 相較其他白酒較為酸爽或多帶 citrus 的香味都很不相同,由榛子、核果起始以至甘草、礦物質的收結,是如此有層次,讓我聯想到其他白酒是那些飛揚少年,這瓶 Chateau Montus Blanc 卻是耐人尋味而有魅力的哲學男。

若以酒肴配而論,羊酪紅菜頭沙律給人清爽氛圍,Chateau Montus Blanc 則為清爽添加了深度。

第二道菜是法國 comfort food 之最:Cassoulet。白扁豆 (haricot bean) 煮得軟爛,肉腸、雞腿都為 Cassoulet 貢獻了美妙的肉香。配酒兩款為 Chateau Bouscasse, 2008 及 Brumont Torus Rouge, 2009。

兩者均屬 full-bodied 酒體,前者聞香已具辣意,細品黑加侖、雪茄及摩卡的焦香接續而至,丹寧明顯。後者聞香有黑莓果香,收結圓潤平衡,是一瓶易入口的法國紅。以我偏愛,Torus Rouge 和 Cassoulet 最為搭調。

主菜是法國 Pithivier 地方特色菜,以酥皮包著野鴨腿肉,成為一個結實的肉餡餅,另以野菌炒香,加上湯調成的 veloute。野味肉較乾身,幸有 veloute 汁醬調和。配酒亦有二:Chateau Montus Rouge, 2006 及 La Tyre, 2001。

Chateau Montus Rouge 聞香亦帶辛辣,有紅果莓香,但入口之後卻是丹寧柔順,相較 La Tyro,口感稍嫌薄了一些。

La Tyre,可說是 Brumont 酒莊明星級出品,只選取最好年份的收成才釀製,而且選百分百 Tannat 葡萄,完全代表了 Madrian 的酒品風格,單一葡萄最好年份,加上最佳風土:酒莊內最佳的向陽坡地,土地上都是黏土、卵石和石灰岩的陡峭山坡,使得葡萄根部都深鑽地下吸取養分,以致 La Tyre 蘊含了當地風土的極致,勁度十足卻又精緻細膩,看似矛盾實則具象。

熟櫻桃、黑莓和野香草的甘辛,再來是甘草的渾厚及些微煙燻,形成很有動感和層次的品酒體驗;有趣的是,通常咱們多會先入為主以酒來配肴,而在 La Tyre 面前,誰是主角當然很明顯不過了。

最後甜點為 Nut Bavarian with Poached Pear and Walnut Praline 配 Pacherene du Vic Bilh Vendemiaire, 2010,咱因窗外白雪飄飄而飲了最後這杯甜酒便提早離去。桃李芬菲,少許菠蘿的香氣及蜜糖味的收結,凝聚成口感不太甜而有甜潤效果的佳釀。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古人早已有言,我亦深有同感。

更多 Brumont 資料,可瀏覽 ﹕www.brumont.fr。

Les Faux Bourgeois
663 E. 15th Ave., Vancouver
604-873-9733
www.lesfauxbourgeois.com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