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因為我的日常活動範圍多集中在市中心和溫市的關係,對這個曾被稱為二埠的古老城市,因十九世紀淘金之盛而成為加西首個城市及曾作為臨時首府的新西敏(New Westminster)較為陌生,相比其他已在篷勃發展中的各大市鎮,總覺這是個依然老舊而有點兒暮氣的城市,但最近的新西敏之行卻讓我大大改觀。

我跑新西敏的原因不外是為了吃。之前試了菲沙河邊市集的泰式街頭美食店Longtail及吃雞專門店Freebird Chicken Shack,最近又去了位於哥倫比亞大街(Columbia St.)的墨西哥餐廳el santo,吃得非常愜意。

Columbia Street是新西敏的主街,古舊建築居然和不少新建的高樓大廈融合無間,組成非常有味道的街道風景線,早古歷史面貌糅合了時尚摩登而不顯突兀。可幸的是,沒因為都市快速發展而讓人有急匆侷促的壓迫感,這裡依然留有生活味的悠閒步調。

el Santo可說是新西敏最有人氣也最是精采的餐飲空間。今年四月,在Vancouver Magazine Restaurants Awards中就拿下了Best Latin Restaurant銀奬。主廚大廚Sam Fabbro的烹調風格,是在傳統墨西哥菜的基礎上加了西式的當代風格。最近的夏季餐單,就為食客帶來了很多另類的墨西哥美食體驗。

el Santo原是墨西哥一位蒙面的自由摔跤手和傳奇人物,餐廳主人是他的鐵粉,也是其童年時的英雄偶像,除了餐廳以他命名之外,餐廳裡亦掛了大大一個面具作為主要裝飾。

這裡的食客組合非常多元化,有三五知已或一雙一對把臂同來,也有拖家帶小地作家庭聚會,而且有不少都是老街坊,和餐廳主人相互道好,很有街坊鄰里的親切情懷。相信也是因為在新西敏好餐廳的選擇不算多而成為老主顧之故。

el Santo的墨西哥龍舌蘭酒tequila和mezcal種類非常豐富,而最多客人點叫的雞尾酒是用骷髏頭形玻璃酒瓶裝著的El Vicente。

這款雞尾酒的調酒的過程較為特別,在骷髏頭形玻璃酒瓶裡調入各種材料之後灌入煙再蓋上瓶塞,讓酒液具煙熏效果,倒出雞尾酒的同時更會一邊冒煙, 非常有現場感。

今季,Chef Sam的另類墨西哥美食用上了不少墨西哥獨有食材,如有當地贅生真菌huitlacoche、咖啡粉甚至蚱蜢等。

以咖啡粉入饌的菜式有zanahorias con café和carne ahumada。前者是紫紅橙黃等彩虹胡蘿蔔(rainbow carrot)與咖啡的踫撞,裹以咖啡粉的胡蘿萄經過烘烤,於咖啡的微苦中,胡蘿葡顯得份外地甜。在胡蘿蔔上灑上的片片乳酪是墨西哥的鹹味硬乳酪cotija,還有以烤小茴香籽製成帶甜味硬硬脆脆的蛋白酥toasted cumin meringue。

不過,全碟的秘密武器原來是擠在胡蘿蔔上面的蛋黃醬chapulín aioli,混和在甘甘鹹鹹酸酸的蛋黃醬裡的那些一點點棕色粉末居然是烤香的蚱蜢碎,墨西哥人可視辣椒烤蚱蜢為香口非常的街頭零食。其實吃昆蟲沒啥好大驚小怪的,也不過是高蛋白低脂肪的食材罷了,而且沒看到完整的形相就不會有恐懼心。中國人不也是把蠶蛹、禾蟲視為天下美味嗎?記得小時候在街頭見到叫賣以「和味龍」為名的一隻隻龍蝨才叫驚嚇!這chapulín aioli完全是旣討好又開了眼界的另類食材。

這一小缽黑黑的物事就是huitlacoche,這原來是贅生於玉米或玉米穗上的真菌,因帶有獨特味道而又被稱為墨西哥松露。以意大利燴飯加入墨西哥松露huitlacoche的是risotto con huitlacoche。

這燴飯炮製方法和傳統意大利燴飯risotto一般無異,只是在上碟後加了西班牙綿羊乳酪manchego cheese及真菌拌勻,最後灑上鮮嫩的microgreen。

別以為吃墨西哥菜就只有吃豆子或taco,經Chef Sam的妙手施為,把黑魚、和牛等高級食材也一攬盡收,而且因為區內租金相比市中心較為相宜,故菜式定價也在可負擔的價位,吃到煎黑魚而居然可以不到三十大洋的美事,相信也只有在el Santo才能成事。

El pez sable先把黑魚塊煎得皮脆肉滑,配料是傳統的墨西哥白豆在海鮮的最佳配汁beurre blanc sauce中柔滑軟糯地浸潤著,唯一特別處是煮醬汁時用了南美加烈酒pisco取代白酒。嫩炒蒲公英嫩葉(dandelion green) 也很有趣,吃來有點像炒芥蘭或炒甘藍的脆硬質感。蒲公英嫩葉吃來有點鹹,幸喜有白豆的平和味道來中和。

拉丁食制很多燒烤菜式,以墨西哥菜為主導的el Santo也在今季推出了carne ahumada, 取和牛兩側的wagyu flank steak部份,揉以大韭的灰燼及咖啡粉,而且大韭灰的煙味被墨西哥豆科植物mesquite smoke的煙霧所加強,加蓋後送到桌邊時才掀起蓋子,煙燻徐徐散出,煙味亦加強了牛肉的炭香,炭燒番茄、mustard green及紅椒和辣椒結合成的椒茸(red pepper & habanero puree)醬汁都很和諧配合。

可惜太飽了,沒胃納消受得了炸全魚pescaito frito
, 相信起用鱸魚(perch)全條酥炸加上龍舌蘭酒及辣椒調成的mezcal chipotle glaze應該對中國胃很是吸引,下次吧。看,我又找到了一個下次來的理由了。

但飽歸飽,我是不會飽得吃不下甜品的。一式三款helado其實是house made gelato,黃色的是加入龍舌蘭酒的gelato,最有墨西哥風味;棕色的是黑巧克力,而我的最愛是把冰藍莓粒混入gelato中,因此吃來有兩種口感,有gelato的滑,也有冰藍莓的甜和冰脆,完全可以把夏天的懊熱和吃完炭燒後的火氣驅走。

el Santo
680 Columbia St., New Westminster
604-553-1849
www.elsanto.ca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