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 : J. Liu

有時候,也猜不透自己是否愛吃膽包天之徒,曾吃過紫河車燉湯而無畏無懼;但平日茶樓午膳,對鳳爪雞腳又敬而遠之,甚至老外覺得美味的 sweetbread 也只勉力而為,真是愧作「為食大無畏」的炎黃子孫。大抵,看到具體形相而怕吃是我的食之障礙吧。

但每年十月在 Campagnolo Roma 舉行,每位 $79 連酒品的 Quinto Quarto Harvest Menu 卻吸引我參加。原因有二﹕這種餐單正是美食博客夢寐以求的變化,不用再單調地介紹牛排雞胸;其次是除了老廣自詡「四隻腳的除了桌椅什麼都敢吃」之外,意法人士對動物內臟亦是擅於利用的,有此機緣,何不一試?

羅馬人把動物內臟喚作 quinto quarto (the fifth quarter),除了是因為內臟佔總重量的成份比之外,也因為古羅馬人在宰割動物時,第一個「四份一」是售予貴族,第二是給神職人員,第三是資產階級,第四是兵士,而一般老百姓只可負擔得起購買內臟。據說也因此,特別是 Roman cuisine 特別多內臟菜式,如以羊腸或牛腸炮製的 pajata、以牛羊心肺製成的 coratella、以羊頭炮製的 testarelle 及小牛腦作食材的 cervello,無不一一物盡其用,不讓咱吃慣牛雜豬腸雞爪子的大漢子民專美。

Campagnolo Roma 位於喜士定東所謂 Hastings-Sunrise 的老社區新面貌所在,近年這區的發展開始備受注目,主因是樓價猛地飈升,自是繁盛地區中心位置全然開發之後轉而發展周邊社區的必然定律。故在喜士定東街,先後多了不少個性商店及潮流餐廳,Campagnolo Roma 是其中亮眼一員。

Campagnolo Roma 店堂不大,但招呼熱誠,屬於街坊街里的親切氛圍,chef de cuisine Jesse McMillan 的烹調及擺盤手法也是家常風格。特別為了推出 Quinto Quarto Harvest Menu,在10月14日晚上全店劃一供應這餐單菜式,並以本土啤酒相配。

意大利菜 cicchetti 好像西班牙 tapa 一樣可作餐前小點,或作開胃的伴酒菜。當晚 cicchetti 有二,為 cured and smoked Fraser Valley lamb belly in brioche 及 roasted blue foot chicken wings with mayonnaise。前者是小麵包中包了少許煙羊腩,作為吊味,效用不彰。

先來的配酒是位於 Clark Dr. 的釀啤酒作坊 Strange Fellows Brewing,首款啤酒是非常輕盈又 refresh 的入門酒 Jaune Fizzé,啤酒花的苦味並不明顯。

藍腳雞久聞其名而無緣一試,沒想到肉滑鮮嫩可口則甚。而且大廚巧妙地把半隻雞翼肉部褪出,讓食客拿著雞骨有如 finger food 地一口啖之,並以帶甜味的 mayonnaise 來配鹹香雞翼。

由於是以分享形式來享用,約四人一碟,份量超乎預期地多。接續的 antipasti 是 warm puntarelle salad 加炸豬耳條,配酒為同一酒坊的 Bayard。這款酒果味較濃,些微 spice,收結時較乾身。

Puntarelle salad 吃來有點兒像 endive,原來是意大利沙律菜,個頭肥肥的,莖多葉少,味道清爽,本地很少見到,有本地農場特別為大廚栽種。略為兜炒後配上鯷魚茸、香蒜及炸香豬耳絲。

我倒覺得此豬耳絲口感較硬,不若中式豬耳絲的爽脆口感來得受用。配味的香醋原來是 pig brain vinaigrette,但味道無任何明顯效果也無肉羶味,不特別留意可能會忽略,算是一開眼界吧了。

華裔當然吃慣豬舌,蘸上 balsamic vinegar 的 slow cooked & grilled pork tongue 炆得酥爛,正可為 Powell Street Craft Brewery 的 Wipa 下酒。此啤酒麥味和橙皮香兼具,微苦微甘,恰是炸物和燉物的良配。

Smoked octopus 是全晚的首選菜式,長時間低溫炮製的巨型八爪魚口感軟嫩而猶帶海鮮甜,這點是非常難得的。通常炮製八爪魚可說是考牌之作,因為顧得了口感失了味道,保留了鮮甜可能失諸質感過硬,這微帶煙香的八爪魚則成功地兩者兼美。新薯粒沾在鹹鹹鮮鮮墨魚汁 vinegared ink sauce 之上,份外味美。

同桌數人互不相識,然而都是為食而來,一致首肯此為奪魁佳味。旣如此,大廚實應考慮把這煙燻八爪魚列入平時的餐單之中。

餐廳平時亦自家炮製麵食,故 ‘primi’ 一項的 spaghetti verde 亦為當天即製,甚有水準,彈牙爽滑兼而有之,麵條上加了蛋黃、香蔥及鮮海膽,故更為腴滑,蛋香亦非常明顯。相配啤酒是 Powell Street Craft Brewery 的 Pale Ale。

第二款 ‘primi’ 是 fifth quarter fritto。Fritto 原為意式炸物,炸啥食材都可以,主廚今回物盡其用,把雞腳及雞冠炸之哉! 不過咱嫌其炸粉過厚,此二物亦不是我的杯中茶。

可堪一讚的倒是配角,以 Chilliwack 收成本土甜玉米製成 polenta,質感較常見的 polenta 更為鬆散,成為近似稠濃醬汁的效果,反而更為討好;同桌的大胃王要了兩片麵包來把醬汁刮清。

說老實,吃完以上種種,一桌人泰半已飽,’secondi’ 及 ‘contorni’ 卻還共有三款菜式陸續有來。

Stuffed beef heart ‘Bollito Misto’ 是北意菜式,要把內臟灌成肉腸,在湯內燉約兩三小時才成。主廚選材有二,圖中顏色較深的是牛心部份,口感結實有嚼感;較為淺色部份是小牛腦穈,質感軟滑而入口化開,先將小牛腦穈釀入牛心內捲成肉卷才燉便不會散開。因為不具內臟原先的形相,所以我亦啖之而無懼。碟下是高湯煮熟秋收根蔬。

Pork cotechino 是意大利人新年時愛吃的賀年菜之一,把豬肉及豬皮切成粒粒,調以微辣及微鹹調料,做成一條肥肥壯壯大肉腸。主廚這客 pork cotechino & liver sausage 還加了豬肝粒,橫切面寬得看來像塊大肉餅,把碟底鋪得滿滿的。其上,是百吃不厭牛油焗香椰菜花。由於有牛油加料,故使椰菜花看來色澤變焦黃,咬下去,椰菜花的天然甜因牛油提鮮而甜美加倍,pickled raisin salsa verde 作為佐味。

Wild BC mushrooms 煮後出水較多,有點糊了,可能是煮得老火的緣故吧,不過在聞香方面依然不俗。上面放置了一球炸豬腳肉粒做成的 pig trotter croquette

見到同桌數人已飽得東倒西歪,情況有點兒像到意大利同學家作客,被好客的意大利媽媽塞得滿滿。

‘Dolce’ 甜品一項有實驗味道,配以 Powell Street Craft Brewery 的 Dunkelweizen。兩款甜品一為鵝肝加 coronation grape sorbetto,上面灑以 grape caramel。Coronation 品種的葡萄味道挺濃挺搶的,屬 table grape 之一,故製成雪葩味道亦甚為突出,反而鵝肝在這甜品中的效果比較怪。我嗜鵝肝的原因之一﹕是吃香煎鵝肝時於口腔內爆破逼出油脂的妙趣口感。這甜品中的鵝肝成份成了膏狀,膩感依然而脂香不再。

White chocolate tart 則有些像吃中式鹹肉五仁月餅,把焦糖烘烤的自家製 crown bacon 加在較甜的白巧克力撻上,主旨在作鹹甜互相刺激的味蕾之旅。

典型德國風格黑麥啤帶著黑巧克力的甘苦味,夠份量地和這重口味甜品匹配。

Quinto Quarto Harvest Menu 每一道菜上桌時都帶給了咱們為食無限 fun 的樂趣,有餐廳肯做有主廚肯動腦筋有食客感興趣,溫哥華的飲情食趣才更顯得豐富多樣。有膽者明年十月請早。


Campagnolo Roma

2297 Hastings St. E., Vancouver
604-569-0456
www.campagnoloroma.com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