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圖 : 肥大餡多的火鍋食材自製水餃。右圖 : 象拔蚌雪白鮮甜,可作生食或為火鍋用料。





主打吃火鍋的大可以飯店 ( Big Chef Restaurant ) 有兩強,一是吃火鍋的牛肉食材,為質優的雪花和牛;二是大廚添哥的晚飯小炒,隨時會反客為主,讓食客衝著他的巧手鑊氣之作而非吃火鍋而來。

吃過數次大可以飯店的年年富貴黃金蟹 (Pan Fried Crab with Salted Egg Yolk),每次大廚都能保持水準。黃金蟹亦即金沙蟹,幾乎是每家中式酒樓的必備菜式,不過大廚別出蹊徑,從江南菜的年糕蟹中取經,以熱水浸至軟身的韓式年糕來吸收蟹汁及鹹蛋茸,比光吃金沙蟹多了變化。

其中最考工夫是「推」鹹蛋黃茸這一工序,要慢火細炒,待鹹蛋黃爆香,灑上蝦米碎加添口感,年糕、走過油的蟹件相繼加入,待蟹汁及蛋黃茸被年糕悉數吸收,收汁乾身才成。

不用細說,這回又是配角比主角更搶鏡,卑詩大肉蟹沾了鹹蛋黃茸固然惹味,但那年糕更是採補了各食材精華,到最後,食客爭吃的多是年糕。也因為此,建議你在 order 時多要一份年糕 ( 加 $8 ),省得同桌的親朋反目,懷恨在心!

最近大廚推出了的多個小菜也挺惹味的。前文不是說過他們的火鍋肥牛是用上高級和牛材料嗎?好了,既有好食材,用來炮製每客 $29.8 的鹽花神戶肥牛粒 ( Salted Kobe Steak Bites ) 當是比諸一般牛肉更為優勝了。

說來慚愧,我還未在此間吃過滿意的中式炒牛肉,大部份的酒樓餐館不捨得用上佳的牛肉食材,就算是標明牛柳的菜式,很明顯都是靠「牛仔粉」把肉質醃鬆,因而牛味盡失,被醃「死」了!又或因不少食客怕吃生肉,故而大廚會把牛肉炒得熟透,試問又老又硬又因醃過「牛仔粉」而全無肉味的「牛肉乾」,又怎會好吃到那裡去?

這味炒和牛便不同了,因著食材優質,故大廚全然不用醃味,只在爆炒前才灑少許海鹽及胡椒,生蒜片起鍋,金蒜片添脆,猛油熱火,速戰速決,一碟熱騰騰的肥牛粒遠遠端來時,你已聞到撲鼻香。啖之肉質鬆化中帶少許脆滑,牛味 No.1。

另一大廚推介賣 $19.8 的砵酒焗生蠔 ( Oven Roasted Oyster with Port Wine) 也很出眾。我最怕吃到一鍋水的焗生蠔,因為這種效果的蠔隻,味道必然較淡口,蠔味亦流在汁中,但這味生蠔是先以砵酒醃味,走油使其「裙邊」焦脆,然後回鍋再以砵酒及酸甜汁猛火煎至乾身收汁,把香味全部逼入蠔肉之中,蠔隻腍滑中咬來邊緣部分又有少許脆脆的效果,不用說也是香味四溢的佳作。

左圖 : 鑊氣小炒茄子肉碎老虎蝦。右圖 : 彩塘一口牛。

大可以飯店另有兩款餐單中的菜式也可一說,一是青芥蜜桃蝦球 ( Prawns with Poach Wasabi Sauce ),一是瑤柱三色蒸水蛋 ( Steamed Assorted Preserved Egg with Dry Scallops )。前者特別之處在於採用日本芥末為調味料,味道另類但效果不俗,可惜賣相方面顯得太黏糊,影響觀感。後者特別處在於盛器,又大又方的一個厚大碗裡盛著水蛋加鹹蛋粒及瑤柱絲來蒸,居然可以蒸得滑溜溜,的確有難度。回看自家入廚用上金屬碟薄薄一層蛋漿都可以蒸得起坑起洞的,酒樓出品有蒸櫃代勞是固然之理,但火候控制亦見到家。

據知大可以的皇帝蟹食法亦和別家不同,蒸蟹爪時會在蟹底加上陳村粉,讓陳村粉吸收蟹汁精華,又或三食時捨焗蟹蓋炒飯而改為海鮮泡飯,在在都有吸引之處,且在蟹季開鑼時呼朋引類,盍興乎來!

大可以飯店
Big Chef Restaurant

#1060-8580 Alexandra Road, Richmond
604-207-0386

Comments For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